美商会有意挽救WTO上诉机构 特朗普政府立场并未松动

时间:2020-03-05 来源:www.prouni2014.com

美国商会打算拯救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但特朗普政府的立场没有放松

冯德文

[以2016年为例,美国获利870亿美元,中国获利860亿美元,德国获利660亿美元,其次是墨西哥和日本。]

美国特朗普政府已经“瘫痪”了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下的上诉机构,甚至美国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也不能看不起它。

最近,美国商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托马斯多诺霍(Thomas Donohue)在他2020年的商业演讲中设定了一个新目标:推动美国政府恢复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运作。

多诺霍指出美国应该遵循自由贸易的原则。他说:“我们不应该关闭世贸组织上诉机构。这种极端的举动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据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渠道了解,1月8日,世贸组织在2020年召开了第一次特别争端解决机制会议。在会议上,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保持不变,并再次指出,它对上诉机构中存在的系统性问题感到关切。

中国代表在会上指出,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法官)空缺应予以填补,中国敦促美国与其他成员开展建设性合作,寻找具体办法迅速解决目前的僵局。

美国商会将敦促上诉机构恢复运作。

多诺霍在他的演讲中用了很大篇幅来阐述他的自由贸易概念,即拥抱自由贸易是维护美国国家安全和持久繁荣的最佳策略。他说:“让我们为美国制造的商品和服务打开更多的市场,为美国企业创造更多的增长机会请记住,95%的全球客户生活在我们的境外!”

"拥抱自由贸易并不意味着忽视针对我们的不公平做法。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根据规则行事,制定和执行规则。”他还警告说,开放是美国力量的源泉,退出全球规则制定意味着美国面临风险。

多诺霍说:“我们必须参与全球事务的进程,并以开放和合作的方式设定步伐。这不仅涉及贸易,还涉及金融、技术、知识产权、投资、环境和法治。”他强调,他希望美国将与世贸组织其他成员合作,拯救上诉机构。“美国必须参与,而不是孤立。”

他说:“世贸组织的规则可以保护美国企业免受不公平待遇和贸易保护主义。维护本组织及其争端解决制度应该是国际事务中的最高优先事项。”

最近,德国智库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Foundation)在其最新报告《25岁的WTO》(以下简称“报告”)中估计,加入世贸组织给美国带来的好处最大,其次是中国和德国。

例如,2016年,美国受益870亿美元,中国受益860亿美元,德国受益660亿美元,接下来是墨西哥和日本。报告还指出,通过逆向计算,如果美国不是世贸组织成员,美国制造业出口将下降约20%,从绝对出口量来看,美国将是最大的输家。

然而,也是美国抵制世贸组织上诉机构近两年,并于2019年12月11日使其瘫痪。目前,上诉机构的最后三名法官,美国的格雷厄姆和印度的巴蒂亚的任期已经届满。只有中国法官赵红留在上诉机构,她的任期将于2020年11月结束。

美国政府的立场保持不变

在最近的会议上,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说,将就如何解决暂停上诉机构的僵局举行进一步的高级别磋商,磋商将在世贸组织所有缔约方代表团团长一级举行,讨论成员需要就哪些基本概念达成共识。

但是,从美方1月8日在世贸组织特别争端解决机制会议上的发言来看,美方的立场丝毫没有放松。

据第一财经记者从日内瓦一名贸易官员处了解,美方在会上重申其“对上诉机构未能遵守世贸组织相关法律规定的90天强制终审期限的系统性关切”。

应该指出,自2018年以来,美国

中方代表指出,上诉机构职能的丧失将不可避免地损害现行制度的稳定性和可预见性,因为所有成员仍将争端提交争端解决机制。所有世贸组织成员都应对此予以认真关注。

中国代表补充说,上诉机构是所有成员一致同意的承诺的重要组成部分,任何成员都无权通过暂停上诉机构的运作来单方面改变承诺。

针对目前的僵局,与世贸组织关系密切的塔斯曼基金会在上述报告中总结出三个解决方案:

首先,多边体系的最低功能应该得到保持。首先,几个世贸组织成员签署了一份声明,表示他们接受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即专家小组)的第一阶段具有约束力。事实上,争端解决系统不提供上诉机构的情况并不少见,这是投资者和国家之间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机制的长期做法。第二,仍希望诉诸上诉机制的国家寻求世贸组织以外的解决办法。在这方面,欧盟和加拿大已经为其他国家和地区制定了一个可供效仿的“模板”。

第二,世贸组织的核心成员制定计划B,这是在世贸组织崩溃的情况下可以取代世贸组织的法律制度。

第三,继续实施区域贸易协定。尽管区域贸易协定不能取代全球多边体系,但在一定程度上为全球贸易秩序提供了法律确定性。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早些时候指出,世贸组织已经对14起正在审查的案件提出了上诉。除了已举行听证的4起案件外,其余10起案件无法完成。

此外,专家组目前正在处理几十起案件。虽然中国目前没有处于上诉阶段的案件,但有几个案件已经进入专家组审判阶段。如果上诉机构瘫痪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这些上诉和专家组程序中的案件都会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