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正药业“大变脸”:计提17亿资产减值,财务大洗澡意欲何为?

时间:2020-02-14 来源:www.prouni2014.com

“闷雷”一声巨响:“海正制药”作为一家老牌全球专业制药企业,是中国最大的抗生素和抗肿瘤药物生产基地之一。其研发领域包括化学合成、微生物发酵、生物技术、天然植物提取和制剂开发等。产品治疗领域包括抗肿瘤、心血管系统、抗感染、抗寄生虫、内分泌调节、免疫抑制、抗抑郁等。

2019年12月10日晚,海正制药再次宣布公司董事会同意计提17亿多英镑的资产减值准备。根据公告,海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认为:“2019年确认待支出研发项目开发支出和集合资产减值准备符合公司资产的实际情况和相关政策法规,能够更公平地反映公司的资产状况,能够使公司资产价值的会计信息更加真实、可靠、合理。”

显然,这种解释的“合理性”并没有说服监管者和投资者。

对此,上海证券交易所立即发出询价信,要求海正制药说明将应计开发费用转为费用的依据和合理性,并确定资产减值。同时要求海正制药补充披露在建减值项目的具体类型、相应项目和产品、建设时间、建设进度、账面价值、减值金额、减值原因及后续处置安排。

12月24日晚,海正制药在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价函时表示,海正制药已经终止了20个研发项目。公司的研发涵盖许多产品领域,包括原材料、仿制药、生物药品和创新药物。但是,公司研发项目的管理水平和与之相匹配的公司研发资源不能支持项目研发的全面有效推进。因此,一些研发项目大大落后于计划,没有进一步的研发或市场竞争优势,或者它们不再适合进一步的推进。

海正药业还表示,研发项目进入临床试验或报告期(原料和制剂符合现行国家药品标准)时,其资本化得到确认。因此,对于随后终止或根据最新研发进展评估的低成功率、高风险研发项目,相关资本化费用应当计入费用,但相关研发费用应当予以确认。

由于海正制药是高端制药企业,该行业的工程建设具有一定的时效性。因此,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减值是海正药业此次计提的最大部分减值。公司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已发生9.41亿元损失。在建设项目方面,自2015年以来,海正制药的建设项目保持在每年50亿元左右,每年将部分建设项目转为固定资产,也使海正制药的固定资产从2015年的58.36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77.03亿元。

事实上,资产减值准备没有明确的量化规定。要求管理层对资产进行减值测试,以判断资产的可收回金额与账面价值之间的差异,从而计提相关减值准备。然而,正是因为没有明确的判断标准,管理层经常为了某种盈余管理动机滥用资产减值准备的计提和转回,并由此引发不少财务“大浴”案例。

前任管理层的“锅”,新任经理不会回头看海正制药“闷雷”事件的整个故事。该事件的爆发可能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人为灾难”。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实质上就是上面提到的巨额资产减值问题,包括研发费用

根据海正药业2019年半年度报告,蒋国平接任后,他提出了“聚焦、瘦身、优化”的战略,清理和盘活固定资产,有效抽回资金,优化资产结构。与此同时,海正制药公司的董事会发生了很大变化。

Node财经注意到,2019年,海正制药公司的新管理层通过转让子公司股份、出售闲置房地产、出售孔雀等方式,相继提高了业绩并筹集资金。其中,最早的交易是在2019年3月,通过产权交易机构在北京、上海、杭州、椒江四地公开上市出售闲置房地产。

2019年9月,海正制药以28.28亿元的价格将海正博锐控股股份转让给M&A知名基金PAG汉兰达。除了28亿的现金流,该交易还产生了12.74亿元的投资收入。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9月,海正药业还发生了一个企业向员工出售孔雀的事件。公园里饲养的23只孔雀以15,600元的价格出售。

这一系列操作点亮了海正药业2019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

根据海正制药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2019年前三季度,海正制药实现营业收入83.12亿元,同比增长6.5%;母公司净利润12.55亿元,同比增长.10%。

不可否认,海正药业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的回暖并非来自主营业务收入,而是来自处置公司资产带来的非经常性损益。这种“卖、卖、卖”的收入是偶然的,它的收入是暂时的,不能为公司创造稳定的现金流。此外,前管理层留下的“旧账”使海正药业的新管理层过着岌岌可危的生活。

目前,海正制药已经连续四年亏损。根据海正制药历年的财务报表,海正制药2015年至2018年的非净利润分别为-1.39亿元、-2.83亿元、-1.41亿元、-6.1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356.67万元、-9442.81万元、1356.62万元和-4.92亿元。

截至2019年9月30日,海正药业扣除费用后,净利润仍为4亿元。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相关规定,海正药业将成为“ST”,如果其整体业绩在2019年再次遭受损失,将面临退市风险。

海正制药能把危机转化为和平吗?

2020年将开始,医疗改革将稳步、如期进行。无论是药品谈判、大批量集中采购计划的实施,还是对集中采购和扩张的预期等。这些都是过去一年继续推行大医疗改革的政策方向。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医疗改革政策将主要关注医药企业的竞争因素,削弱销售能力的价值,加强以研发为核心、生产、销售等方面的综合实力竞争。

光大证券分析师林肖伟指出,由于中国制药业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特殊时期,制药业目前正在不断走弱。积极的一面是,在过去一段时间的回调后,一些优质股票可能会回到合理的区间。从该行业目前的发展阶段来看,降价可能是常态,高壁垒、高临床价值和高成本效益的药品仍然是今后鼓励的方向。

海正制药有限公司从事制药行业。其商业模式将研究、生产和营销整合为一个完整的价值链,并整合原材料和制剂。它遵循“扩大原有业务规模,同时不断降低成本,降低成本”的发展道路。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海正药业出口覆盖7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保持

海正制药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表示,今年上半年,海正制药主要梳理和优化供应链、环境健康安全、公共服务、工程设备、制造安装、信息技术、采购和招标流程等。下半年,公司根据实际情况实施公开招标和平台招标,优化和控制公共服务设施,对高耗能设备进行节能升级,提升企业竞争力。

但是,由于海正制药历史上的“旧账”问题,海正制药的新管理层在财务上洗了个“大澡”,释放了财务风险,这可能会对企业目前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然而,对于海正制药来说,如果只是这一次计提,可能很难释放所有风险。

未来,海正制药将面临发展质量、盈利能力、管理效率和偿债能力的“生存”大考验。能否将危机转化为和平,还需要凝聚“海正人”的智慧,寻找共同的方法来打破这种局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身份证号:泰美蒂),或下载钛媒体应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